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【无法理解的爱】(第十章)作者:xb客
【无法理解的爱】(第十章)作者:xb客
字数:3400


              第十章

  倪元的卧室是二楼最大的那个房间,很难想像倪元会把这么重要的房间钥匙交给李诺保管。

  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?短短两个月的时间,李诺竟然已经心思深沈若斯,不仅成为了倪元的情妇,竟已获得了他如此的信任。

  若不是倪元对她放心,又怎么会在这关键时候把这别墅交给她。

  看着李诺熟练地打开倪元房间的大门,我不禁重新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女人。

  就算是曾经的我也不能如此轻易地接近倪元的隐私。

  「倪元没有再到别墅来的原因,你知道吗?」

  我顾自问了起来,看她到底知不知道倪元现在的处境,并且她到底保持的是怎样的态度。

  对倪元到底是爱是恨,在这风起云涌的时候是否能为我所用。

  虽然我们的关系不再像以前那样,我也不会完全地信任她。

  但如果我们有了共同利益就另当别论了。

  「听说了一些,你还真以为我一天到晚住在这里呢。公司的工作我还在做,外面的事情自然知道。省纪委的动作闹得这么大,倪元的麻烦自然不小。怎么,江总,你不会是想在这个时候报复倪元吧?」

  李诺本来就是聪颖之人,此番变化更是让她心思敏捷,从我简单的一句话中就判断出了我的用意。

  「怎么,你难道觉得我应该对他感恩戴德吗?」

  「哼,你怎么想的跟我可没关系,只是你把主意打到我身上算是找错人了。倪元又怎么让我接触他那些不可告人的秘密,而且你现在家里后院起火,真的有功夫来找倪元的麻烦吗?」

  李诺将我引入房间,转了个圈,我才发现这间卧室早已焕然一新。

  没有了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连墙角一直摆放在那里的保险柜也早已被搬走。

  整个房间完全没有了以前的那种气息,要想找点什么对倪元不利的东西还真是有些异想天开了。

  「怎么样,是不是很失望?倪元离开之前早就接到了他老爸的电话,把这里乱七八糟的东西收拾了个干净。你要真想找什么,不妨找找看?」

  李诺笑了笑,看来倪元敢给她自己房间的钥匙,早就是有恃无恐了。

  「他就那样在你眼皮子底下把东西收拾干净了,你就没找机会留一点儿后手?」

  我瞇着眼睛看着她,李诺神秘地笑了笑,我有些会意。

  我们心照不宣的没有再聊这个话题,就算她手上真有什么也不会这么轻易地给我。

  等日后局势明朗,倪元那边真有什么事的时候,她肯定会乐见其成地给他最后一击。

  被倪元两个月的玩弄,变成现在这副蛇蠍性子,要说这中间都是你情我愿,那也太不符合倪大公子的风格了。

  李诺现在心甘情愿地为倪元做事,怕也只是被给予的重利所吸引,等日后他的地位汲汲可危,许下的东西兑现不了的时候,李诺自然知道该怎么做。

  房间里的布置变得极其简单,除了床和衣柜,竟然只剩下几套桌椅。

  紧靠阳台窗边的是一个老板桌,上面赫然摆放着三台并立的27寸显示器。
  应该就是倪元用来监视我家的的监视器了。

  我看着右下角还在闪动的指示灯,显然机器还在动作中。

  我眉角跳了跳走了过去,将休眠中的机器唤醒,熟悉的场景扑面而来,竟然全是我家客厅的影像。

  「怎么样,这些个隐藏的针孔摄像头装得不仅隐蔽,而且高清,全方位无死角。专业人员出手就是不一样,可惜倪元只装了客厅就没找时间装其它地方的了。」

  「你的意思是我应该感到高兴呢,还是应该庆幸呢?」

  我狠狠瞪了李诺一眼,她也不以为意,笑道,「当然是应该高兴才对,倪元装上这个可是什么有价值的东西都没有看到。现在就被你看到了,你难道就没有在家里装一个来监视你老婆和那老头情况的心思?别人都替你做完了,你直接坐收渔利,难道不应该高兴吗?」

  「哼……」

  我哼了一声不理她的巧舌如簧。

  与妻子关系紧张,让我对她的心思很是担忧,装摄像头这种事情我倒是有过闪念,但直接就放弃了。

  妻子最註重隐私了,这次冷战也有一半也是因此而起,若被妻子发现我变本加厉。

  怕这婚姻即使搬出女儿也是保不住了。

  可如今这东西不是我装的,虽然被发现后少不了麻烦,但我多少不会有心虚的感觉,也可以拉出倪元来挡枪。

  虽然手段有些不正派,但非常时期必须要有非常手段了,我也做不到放任自流,任事态发展下去。

  从监视器里看我家的客厅里并没有半个人影,我猜想妻子可能还是没有回来。

  她辞职以后的工作规律我完全摸不清楚,也更加搞不清她现在做什么去了。
  可偏偏这时候我又无法打电话问她。

  可一会儿的功夫画面里罗老头突然穿着工作服从外走到了客厅里,还是我出来时的那身装扮,可现在我看着他的脸,心情简直糟透了。

  我本以为他只能算得上是个有色心没色胆的老头子,可没想到手段之伶俐完全不是我能揣测的。

  这样居心叵测的人,怎么就一步步地走进了我的家里呢?镜头真的很清晰,扒近之后我甚至能清晰地看到罗老头额头上缜密的汗珠,看来工作得的确卖力。
  他一进到客厅就不住地朝着二楼我和妻子的主卧门口张望,不知道在盘算着什么。

  没一会他又突然去到了厨房里。

  客厅里再次变得空荡,可紧接着主卧的门突然被推开了,竟然出现了妻子的身影。

  难怪那老头跑进来张望,原来我妻子早就回来了。

  她一身整洁的灰色西装,竟然不是套裙的那种,而是小西装配上紧窄的西裤,线条分明。

  身材依旧显得窈窕有致,气质出群,但没有了穿着丝袜套裙时的那种性感,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稳重大方。

  如墨般的披肩发整齐地梳在脑后,没有刻意做发型,刘海梳得恰到好处,分侧两旁,显出一张娇俏的面容。

  细看之下没有因昨天的事情显出什么倦容,原来是画上了精致的妆容。
  妻子鹅蛋般的白嫩俏脸上,一双黑亮的大眼,睫毛上扬,柳叶眉收得很细,一看就没少下功夫。

  挺翘的鼻梁下两片性感唇瓣打了少见的红色唇膏。

  就算不看她腰间的挎包也能知道她今天是有正事要出去办。

  那身西装我很眼熟,是她三十岁生日时我送给她的。

  彩虹女郎里购买的名牌,价格不扉。

  说起这身西装,还是陪妻子逛街时看到的,她无意中提到了印象不错,我才当做生日礼物买给她的。

  说实话,我不是很喜欢妻子这身装扮。

  看惯了她穿着丝袜套裙小西装的样子,我也是爱煞了她那身经典制服,更喜欢她在灰黑肉三色丝袜包裹下各不相同的性感美腿。

  像这样相对保守的衣服我一般不喜欢她穿,当时可能是她想在穿着上有所改变,所以想要这样一套西装,我也觉得偶尔有这种一套也没什么才买了下来。
  现在看到她这身衣服我竟莫名的有些心安了,知道那罗老头也跟我一样迷恋妻子的丝袜美腿之后,我竟有些害怕妻子再在他面前保持那身装扮。

  这种让妻子被别的男人视奸意淫的感觉在以前我会引为笑谈,甚至以此为荣。

  可如今我已经琢磨不透妻子的心思,她如果依旧无所避讳,我反而心情会更乱。

  妻子起到玄关处从鞋柜里挑出一双低跟的白色高跟鞋,正准备出门离开,罗老头却端着个托盘从厨房急急忙忙赶了出来。

  「妮闺女,还要出去忙呢,先歇歇喝杯牛奶再忙吧。」

  监视器里传出的声音比想像中要清晰得多,甚至没有多少音色的改变,倪元这廝还真是花了大价钱了。

  罗老头从厨房端出两杯牛奶,一脸憨厚的笑容看在我眼中又是那种讨厌的献媚嘴脸。

  「不了,罗叔,我今天还在赶去湖州市,那边有个重要的合同要谈,可容不得耽误。「妻子婉言拒绝,罗老头却突然黑了下脸说道,「再忙也不能不註意身体,你看你,都憔悴成什么样了。再这样不註意,身体可是会先垮的。老头我怎么说也懂些医术,最见不得你们这些糟践身体的年轻人。」

  妻子犹豫了一会儿,竟还真的想伸手去端托盘里的牛奶。

  罗老头却忽然收回了托盘,往一边的茶几走去说道,「有些烫,你先坐下来慢慢喝。你这每天忙难得坐会儿,先坐下来喘口气吧。」

  罗老头又是简单的一句话,妻子楞了下,但还是乖乖地放下挎包坐了下来。
  我揉了揉太阳穴,稳定了一下情绪,我知道自己可能是有点敏感了,现在看他们的举动怎么看都会往坏处想。

  就这么简单的举动,我都能胡乱猜想他们的关系,这样实在无益於看清问题。

  我尽量地平复着心态,眼睛却没离开过镜头。

  妻子端坐在沙发上的样子很优雅,罗老头的坐姿也是精神奕奕。

  可这本毫无关系的一老一少,无论从身高,身份还是气质上来说都是相形见绌,坐在一起完全是格格不入,再加之我已知晓两人的种种暧昧,看在我眼中又怎能不多想。

  妻子缓缓地喝着杯中的牛奶。

  这两人独处,她对这罗老头倒也放心,竟不怕他在这牛奶中动什么手脚。
  罗老头搓了搓手,打开话题道,「闺女,有些事叔也知道不该我掺和,但我还是想问问。」

  「你是想问昨晚的事吧?」

  妻子头也没抬

              (待续)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clt2014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